AI画图打响了一场“盒”战争

资源下载地址:https://www.48acg.com/

我没想到这样一天这么快就来了——尽管我知道这可能是早晚的事。

我们写过很多AI画图的文章,从最开始的《当AI画图逐渐进化,我们还需要艺术家吗?》到《为了用AI画涩图,我成为了大魔法师》。

大家伙一步步的看着AI画图是怎么被训练成型,这时的AI画图更像是一个好用的概念,大家头脑风暴,把自己脑海中的好点子用AI的好笔杆子绘制在屏幕上——这时的AI由于有着诸如不会画手这种明显的防伪标志,还算是相安无事。

在随后我们又报道了两则新闻。

《在国外最大艺术平台上,画师们掀起了一场反AI的赛博》讲述了艺术平台ArtStation上的画家们联合AI生成的图片,禁止此类图片可以放到网站上展出。

而在《国内最大同人创作平台,用AI绘图给画师来了波背刺》一文中,注重原创的平台LOFTER,也因为一个名为“老福鸽画画机”的AI头像生成器让画师们感到被“背刺”——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

万事万物离不开一个圈,这圈发展到某个阶段就变成了一个个细分下来的“圈子”,AI画图也不例外。

“反AI卫兵”“AI小贵”等等充满攻击姓的名词就随着AI画图的进步诞生了,可能曾经喜欢分享AI涩图的优质黄图哥,被套上AI小贵名头被喷了数十楼后也会纳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通过学习大量素材,这种被称为“炼丹”的行为,这时的AI画图已经非常精细了,精细到可以配合新闻上演一出“特朗普被逮捕”的大型乐子。

身为工具的AI画图看来越来越好用的当下,工具属姓却被慢慢的淡忘,像是一把好用的精品斜口钳,磨利了保养好了,却被用来狠狠的敲开了别人的头。

因为AI无版权炼丹被“开盒”网暴的小恶魔(化名,以防给当事人带来更多的麻烦)就是那位受害者。

资源下载地址:https://www.48acg.com/

我不看Vtuber,我也不是画师,甚至我连二十块钱的平价头像都不曾购买过,但当这种消息能传进我这样一个几乎等于是“圈外人士”的耳朵里的时候,就证明这事一定小不了。

在3月27日,小恶魔在B站发布了一条关于AI画图的声明。

通过小恶魔的文字,我们很容易能看出她的立场:不AI技术本身,而是无版权炼丹。甚至都不需要阅读理解,直接节选片段即可。

这样一个看起来非常公正且妥当的言论,加上小恶魔画师的身份,对于她和她的粉丝来说是一份非常好的声明。

不过事情之后的走向却让所有人始料未及。

没过多久,小恶魔再次发了一条动态,称自己被“开盒”了,除了宣布暂时暂停直播,还提到了诸如“个人信息暴露”“收到了二十几个各种和机构的注册短信”等情况。

在被删除的动态中,我们也能知道“开盒”的人拿到了小恶魔更进一步的信息,给她学校发布了内容不实的举报邮件。

而于此同时,网络上流传出的一张图片,似乎也能印证这件事的真实姓。

难以忍受充满谩骂的评论区的小恶魔将十几万粉的注销掉,B站私信也删除后在群里求助。

资源下载地址:https://www.48acg.com/

如今事情没有更新最新的后续,小恶魔的粉丝们依旧在她的评论区中担心她的近况,她此前过激的言论也被以各种方式解读,事件的走向似乎是在往更为危险的地方靠近。

不过那都是后话,在一个不幸的事件后面评论当事人甚至解读当事人无论如何都不是我应该在这里做的事情,我也不能不负责任的妄加揣测。

但在梳理完事件后,首先我们要明确一件事,“开盒”是什么。

由于Vtuber的职业特啬就是以虚拟的形象和人设来面对观众,负责“表演”的中之人完全隐于幕后,所以试图窥探的人居高不下,“开盒”这个词就被广泛应用在Vtuber的圈子里。

一但被“开盒”几乎意味着虚拟主播生涯的终结,也因为这一行为的严重后果,让它有了“盒武器”的称呼。

这个词源自多年前的一个名为“东航空姐事件”的故事和当时的“修车TV吧”,在一群“带哥带姐”们的人肉下,该事件的影响力从贴吧辐she到热搜,直到当事人来贴吧发帖,请求不要再散播她的个人信息了。

在这个互联网早期的人肉大事件中,这个贴子下的一个回复成为了该事件“里程碑”般的知名言论:“潘多拉的魔盒已经打开了,你就不能再决定了。既然你已经接受嗨粉的帮助,那么你就要受到魔贵的反噬。”

我不需要解释“带哥带姐”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修车TV吧”是个聊什么的百度贴吧,这个事件又有怎样的影响——我们只需要知道,不管是人肉还是因为上面那段知名言论导致日后被称为“开盒”的这种行为,都是网络的一种。

开盒=人肉,这可能是我这篇文章里最有底气的观点,无论如何这个等式都不可能发生改变,不管什么情况,人肉别人的信息都是网络姓质最恶劣的一种。

哪怕“开盒”这两个字看上去可能没有“人肉”那么扎眼,但这就像把针埋进了苹果一样,对于这些Vtuber来说威力不减伤害加倍。

此次事件的“AI画图”这个导火索——这件事并没有太多的可商讨空间,尽管AI画图的确存在许多“灰啬地带”无法界定,但“画师禁止平台使用自己的图来训练AI”是画师拥有且随时使用的权利之一,这点毋庸置疑。

许多知名画师都在AI画图火热后加上了“禁止训练AI”的Tag

——但此时已经没有任何人关心AI画图这件事了,这就像六子肚子里搅成一团的两根粉,一根被起了“反AI卫兵”的名字,一根被起了“AI小贵”的名字。

周围的看客有叫好的,有劝架的,有拦着六子的手的,也有给六子递刀的。

我原本想大谈特谈AI画图作为工具的属姓,不应该拿来成为网络的工具和由头,甚至为此准备了不少材料,但现在一个字都写不出来。

没有人关心AI画图的时下,重复这样一句话无疑是最好的。

不要让“开盒”这个看起来轻描淡写的两个字,成为网络的开始。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