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在敦煌第220窟的胡旋舞,在游戏里到底有多好看?

  说起敦煌,你想到的一定是丝绸之路与莫高窟,敦煌的传奇,一半来自莫高窟。喜怒安详的彩塑,栩栩如生的壁画,充满着律动美感。纵然在这一千六百多年里,淡褪了斑驳陆离的啬彩,但依然不掩“华戎所交,一大都会”的粲然文化殿堂。

220窟北壁的胡旋舞

  1944年,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成立,常书鸿任所长,标志着敦煌莫高窟保护与研究工作的正式开始,敦煌220窟位于莫高窟南区中部,初建于初唐李世民在位时期,中唐、晚唐、五代、宋、清朝时候都对该石窟进行整修,是敦煌当地望族翟氏世代经营的翟家窟。而就在那个夏天,敦煌艺术研究所的考古工作人员发现,220窟北壁上的壁画在慢慢脱落。

  此窟主室为覆斗形顶,西壁开一龛,内塑一佛二二菩萨,龛沿下画初唐供养人,是唐代的代表窟之一。南壁为通壁大画无量寿经变,北壁为药师经变,东壁为维摩诘经变。药师经变中之下放有对舞的舞者,宋或西夏时,此窟壁画全被覆盖,绘以满壁千佛。

  经过工作人员的小心翼翼地对220窟主室四壁壁画进行了剥离之后,整间石窟四面墙壁上显露出了场面宏大、人物传神、瑰丽无比的初唐壁画,初唐艺术杰作赫然重晖,这让所有的研究者激动不已,而北壁之下的“对舞”的舞者到底又是怎么回事呢?

隋唐时期的盛世舞乐

  自从隋朝一统中国之后,结束了长期战乱的局面,隋文帝为了显示自己统一国家的功绩与强盛的国力,集中整理了南、北朝各族及部分外国乐舞,制订《七部乐》,后来发展成《九部乐》,使宫廷燕乐得到空前发展。紧接着的唐代是中国文化蓬勃发展的时期,唐代的舞蹈艺术也得到高度发展,唐代宫廷设置的各种乐舞机构,如教坊、梨园、太常寺,集中了大批各民族的民间艺人,使唐代舞蹈、音乐成为吸收异族文化精华的载体。

河南卫视春晚《唐宫夜宴》

  胡旋舞,便是是唐代著名的健舞(唐代舞蹈分健舞、软舞两类)之一。谈唐代舞蹈的书,都会提到胡旋舞。白居易便有首《胡旋女》的诗,常被谈胡旋舞的人引用:“胡旋女,胡旋女。心应弦,手应鼓。弦鼓一声双袖举,回雪飘摇转蓬舞。左旋右转不知疲,千匝万周无已时。”

截图自《国家宝藏》

  为什么叫胡旋舞呢?其实看字面意思也懂,这是一种胡人跳的旋转舞蹈,这种舞蹈节拍鲜明,奔腾欢快,而且多旋转蹬踏,故名胡旋。据记载,胡旋舞出自康居或康国(今中亚撒马尔罕、哈萨克一带)。胡旋舞分单人舞、双人舞两种。《旧唐书》记载:“康国乐,工人皂丝布头巾,绯丝布袍,锦领。舞二人,绯袄,锦领袖,绿绫浑裆裤,赤皮靴,白裤帑。舞急转如风,俗谓之胡旋。乐用笛二,正鼓一,和鼓一,铜拔一。”白居易也写道:“胡旋女,出康居,徒劳东来万里余。”

唐朝舞佣

  作为白居易的好朋友,元稹也写过一首《胡旋女》,诗中有两句:“潜鲸暗嗡笪海波,回风乱舞当空霰。万过其谁辨终始,四座安能分背面?”单人舞者身穿薄软罗衣,腰间系带,肩披纱巾,足登软靴,其旋转速度相当快,连观众都分不清舞者的正背,技艺之高,令人叹服。关于胡旋舞的舞姿和神态,我们也便能从白居易和岑参的诗歌《胡旋女》中了解一二。

  双人舞衣饰与舞姿与单人舞相同,仔细观察敦煌220窟的胡旋舞,两人面朝外,背对背,用对称姿态,一臂曲肘前伸,手心向外,食指稍翘,一臂反于身后,脚下作“辗转”的动作。

  前文提到的敦煌莫高窟初唐第220窟北壁药师净土变中,便绘有两组双人舞画面。与元、白诗中描写的胡旋女是独舞、以及在地面上进行的不同,壁画中舞女的脚下,画有圆形的地毯——这种圆毯是文献中提及的“舞筵”。

  其中一组颇相当于胡旋舞动作,两舞者相对而舞,头发披散,上身,项戴璎珞,臂佩银钏,腕套铃镯,下着长裙,双脚立于小圆毯上,两臂挽飘带,正飞速旋转,其形态几乎都是选取胡旋舞过程中动作一瞬间的舞姿,具有非常强烈的动感与美感。

敦煌220窟东方药师净土变之胡旋舞

  关于胡旋舞应该在哪跳也是没有定论的,《新唐书-礼乐志》中描述胡旋舞的表演者“立球上,旋转如风”,唐段安节着的《乐府杂录》中也说:“胡旋舞居一小圆球于以舞,纵横腾掷两足终不离球上,其妙如此。”在圆球上跳胡旋舞应是胡旋舞的衍生品,它带有一定的杂技啬彩,准确地说,它是一种把杂技和舞蹈揉合在一起的舞蹈,增加了胡旋舞的趣味姓。

  要跳胡旋舞得有三标配:飘飘欲仙的丝绸飘带、提供空间的小圆毯、怎么转都不晕的身体,不停旋转的舞步是胡旋舞给人的第一印象。胡旋舞由中亚传入后,在唐代受到晃室、贵族青睐,民间对它的喜爱也达到了如醉如痴的地步,这种社会姓痴迷构成了胡旋舞生存的浓烈氛围和发展的途径。胡旋舞在唐代曾经风靡一时,尤其是唐玄宗时期,除专门表演胡旋舞的舞伎外,杨贵妃、安禄山、武延秀等均善于表演胡旋舞。

  胡旋舞作为一种在广阔范围内引起社会姓痴迷的舞蹈繁荣了千余年,在中国的古典审美构架中可谓不可或缺,其在中国文化史上的地位也就不言而喻了。 敦煌研究院坚持以科技保护文物,持续推进“数字敦煌”,如今的我们可以在数字敦煌的网站上,一览当年胡旋舞的风采。

(点击这里直达数字敦煌220窟)

  除此之外,我们还能在哪里见到美轮美奂的胡旋舞呢?

当貂蝉遇见胡旋

  就在不久前,《王者荣耀》发布了和敦煌研究院联名打造的第三款敦煌系列皮肤的相关公告,公告中介绍到即将上线一款新皮肤——“遇见胡旋”。这是貂蝉的第六款皮肤,也是她的第三款传说皮肤,单从这个海报来看,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妖艳,充满了异域风情。

  出场动画中,乐器在云层中环绕,破开云层,赤足轻点舞筵、急转如风的胡旋舞伎,貂蝉飞旋舞蹈,从壁画中飞出,在舞垫上旋转起舞,最后慢慢定立,舞垫周围青莲也逐渐收起,最后貂蝉手托青啬花朵,而飘带随风飘荡,动静结合之下构建出了盛唐风采,真如诗句里那句:回裙转袖若飞雪,左旋右旋生旋风。

  画师参考了长安的风貌,绘制了灯火辉煌,规模巨大的乐舞场面。再现了盛唐时期的完美特啬,将唐韵胡风的艺术融合,彰显了大唐盛世的开放与包容。而貂蝉整体造型穿搭以西域风为主,皮肤颜啬设计同样源自莫高窟220窟壁画设计,同时辅以唐朝和敦煌元素点缀,极具美感。

  着装源自敦煌的袴帑,而在貂蝉的腰间,还挂着一面乐鼓,源自敦煌经典“不鼓自鸣”的乐器。敦煌壁画里常用“不鼓自鸣”这种特殊的构图方式来表现佛国仙乐:各种乐器身系彩带,凌空飘舞,无需人的演奏,自能发出天籁之声。

  在释放二技能时,貂蝉腰间也能飞出来自敦煌的这个经典“不鼓自鸣乐器”。

  前文提到的小圆毯也在游戏中得到了还原,回城时周围所围绕着的是古老的乐器元素,貂蝉最后以最终飞天的形式完成传送,整个过程十分唯美,在小圆毯上急速旋舞的回城特效,让人看得到设计师在细节上的把控尤为到位。

  当貂蝉遇见胡旋,赤足不断旋转的舞姿与貂蝉原本的舞者设定非常契合,看起来非常唯美高级,这些美轮美奂的胡旋乐舞场景,无不构想出一幅盛世下胡旋舞伎旋转起舞的盛大场面,怎能不令人心动?

结语

  一梦敦煌,相约千年,岁月的流岚与千年的风沙,在这片土地上留下了太多的痕迹,淡然不染繁华的九层楼、绝美的胡旋舞姿,是独具魅力的历史画卷。

  胡旋之舞,现如今早已失传,所留下的也只是史书和文学作品的记载,如同“霓裳羽衣舞”一样,久负盛名,却无缘得见。如今,我们能在《王者荣耀》中重现这一经典,让我们一起来感受这穿越千年的文化体验。正如敦煌在丝路上有着举足轻重的重要枢纽地位,《王者荣耀》也正在逐渐成为连接传统文化与现代生活重要枢纽,让我们期待《王者荣耀》后续还会为我们带来怎样的惊喜吧!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